Français   走进使馆 领事服务 留学法国 来法商贸  
卢沙野大使接受法新社采访答问实录
2019/09/11

  问:我想首先提一个关于“一带一路”倡议的问题。您刚刚到任的国家——法国对“一带一路”倡议表示了赞赏,但同时因为担心该倡议首先让中国企业受益,也显示出一些犹豫和担忧。在您履职过程中,您将如何向法方介绍“一带一路”倡议?您是否希望有一天法国最终像意大利一样加入该倡议?

  答:事实上,“一带一路”倡议包括两部分: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一倡议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提出的,在促进沿线有关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方面已取得很多积极成果,特别是通过中欧班列等促进了亚洲和欧洲的联通。欧亚大陆的东西两端凭借这一倡议紧密联系起来。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倡议。欧盟有“欧亚互联互通战略”。两大倡议可以对接融合,共同促进地区经济发展。

  到目前为止,法方对“一带一路”倡议表达了浓厚兴趣。法国是欧洲一体化的“发动机”。如果中法两国能加强“一带一路”框架内合作,可以对其它欧洲国家起到示范作用,表明这一倡议是合作共赢的。

  我理解一些欧洲国家对中国这一倡议存有疑虑,特别是我们开展面向中东欧的“17+1”合作。一些人认为我们是在对欧洲搞“分而治之”。但事实上中国不是分裂欧洲,恰恰相反,我们是在通过我们的方式壮大欧洲。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帮助中东欧国家开展基础设施建设,这有利于促进欧洲经济发展,扩大欧洲市场规模。这不仅对中国有利,也对欧洲国家有利,对各方都是有益的。

  问:您刚才提到法国是欧洲一体化的“发动机”,能具体阐释一下吗?您对马克龙总统今年十一月再次访华有何期待?近期,有消息称中国威胁同法国暂停警务合作,您能否证实这个消息?您对中法反腐合作是否满意?法方向中方引渡了多少位腐败嫌疑人?

  答:为什么中国把法国视为欧洲发展的“发动机”?因为法国和德国是欧盟的创始国,法国是欧洲经济强国,有能力在多个领域引领欧盟发展。我希望法国与欧盟其他成员国一道,共同促进欧盟发展。马克龙总统在国际事务中强调多边主义,这与中方立场是一致的。我认为,中法两国在国际事务中共识越来越多,分歧越来越少,这为两国开展合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马克龙总统将对中国进行第二次国事访问,法国是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主宾国,这显示出中法关系的特殊性。中法关系是由毛泽东主席和戴高乐将军亲手缔造的,展现了老一辈领导人的远见卓识和战略眼光。55年后,我们能感受到这一战略眼光仍完全符合当今现实。

  习近平主席和马克龙总统对当今国际形势和许多热点问题有着相近看法。中法关系和中法友谊不是抽象的,而是实实在在的,是有各领域务实合作支撑的,其中包括核电、航空航天、汽车、农食、文化、教育以及第三方市场合作等等。这些务实合作符合两国利益,也为两国友谊不断注入新的活力。此外,中法还在维护多边主义、应对气候变化、保护生物多样性等国际事务中开展合作。我期待马克龙总统访华圆满成功,取得丰硕合作成果。

  我不久前刚刚到任,对两国在警务领域的合作掌握信息还不多。但是总的说,中国在境内外打击腐败的决心是坚定的。我们希望和各国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希望在该领域得到法方的支持。据我所知,中法警务领域的合作没有中断,我们愿继续与法方就此保持合作,这对双方有利。

  问:您提到了复杂的多边环境,也指出习近平主席和马克龙总统有很多相近观点。当前,多边层面最受关注的是中美贸易战。在中美间的这场角力中,欧洲国家试图缓和局势。您认为欧洲在中美贸易战中应该采取何种立场?当前形势下,中欧应该如何发展关系?

  答: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个原则:是多边主义还是单边主义?我把中美之间的矛盾称为“中美经贸摩擦”,而不是“战争”,因为我不希望这成为一场战争。在中美经贸摩擦中,中国始终坚持多边主义,而美国则搞单边主义,特朗普总统强调“美国优先”。我认为欧洲国家应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共同维护多边主义。美国政府以为靠挥舞关税大棒能击垮中国,但一年过去了,中国没有垮,仍然保持了6.3%的经济增长率,而美国经济则遇到了一些困难。

  中国不希望打贸易战。但如果不得不打,我们将奉陪到底。我们希望通过磋商谈判解决问题,但必须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中国不会单纯为了达成协议而谈判,不会接受损害中国核心利益的协议。

  中美经贸摩擦影响了很多欧洲国家,特别是在经贸领域。今年上半年德国经济出现小幅萎缩,这是一个信号。德国总理默克尔刚率一个庞大企业代表团正式访华。我认为欧洲国家应抓住中国和中国市场越来越对外开放的机遇。习近平主席去年宣布了扩大开放的四大举措,一年后,这些举措都已得到落实,这是有目共睹的。美国零售商好市多(Costco)中国地区首家门店近日在上海开业,当天就因顾客太多,只开了几个小时便提早关门,因为中国消费者热情很高,抢购了店里所有商品。法国老佛爷百货也将在上海开中国境内第二家店。这些都表明,即便在当前中美经贸摩擦背景下,外国投资者对中国市场一如既往抱有信心。

  问:我想问一个关于华为的问题,在欧洲很多国家始终对部署华为5G网络感到不安,因为担心中国法律要求企业向政府提供客户数据,更担心手机网络的窃密风险。这些担忧主要是美国挑起的,您将如何说服欧洲伙伴放宽心?

  答:你所提到的法律事实上是全球通行的做法,几乎所有国家,特别是美国、欧洲等西方国家都有类似的法律。我相信法国也有相关法律,规定在法国经营的企业在国家安全问题上配合政府。我知道在美国有CLOUD法(《澄清境外数据合法使用法案》),要求美国公司同美国政府紧密合作,向美国政府或情报部门提供通信内容数据。我知道近期法国国民议会举行电信供应商听证会,华为、思科、诺基亚、爱立信都参加了。议员们向这些企业提了同样的问题。而思科表示他们不能否认要和美国政府合作。所以我想这一问题应该首先问问西方的公司:如果西方国家政府要求,他们是否会同政府合作?

  问:关于香港,德国总理默克尔近日访华时呼吁保障香港公民的权利和自由。您对此做何评价?您如何评价法国在香港局势上的立场?

  答:香港局势至少从目前情况看和民主自由毫无关系。因为1997年香港回归后,香港居民享有远比英国殖民时期多得多的民主自由。在英国殖民统治的156年里,香港人甚至没有权利上街游行,议员不是选举的,总督也不是选举的,都是被任命的。但今天,根据2018年人类自由指数报告(注:加拿大菲沙研究所发表),香港社会自由度全球第三,远高于美国和大多数欧洲国家。

  问题在于,游行示威者的真实意图不是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因为香港特区政府已经收回了修例草案。但游行示威者没有停止,他们提出了更多的诉求。只要特区政府不满足他们的条件,他们就不断地游行集会甚至使用暴力。可以设想,即使特区政府满足了他们,他们还会提出新的诉求。

  暴力事件已经殃及香港社会和普通市民。香港国际机场关闭一天就损失约100亿港元,相当于13亿美元。三个月以来,香港经济已经受到了影响,整体消费下跌70%,最遭殃的是小商户。这些暴力活动正在撕裂香港社会,践踏香港法治,挑战中国主权,特别是损害香港人利益。

  我认为西方国家应当客观看待香港局势,不应支持暴力和暴徒。事实上,暴徒只是一小撮人。大部分香港市民不希望事态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大部分游行示威者最开始的目的是反对修例,这一目标已经实现,他们也希望回归正常生活,回归平静。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兰西共和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
http://www.amb-chine.f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