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çais   走进使馆 领事服务 留学法国 来法商贸  
卢沙野大使在“后疫情时代的中国与世界”视频对话会上的讲话
2020/06/12

  2020年6月11日,驻法国大使卢沙野同法国前政要和专家学者举行“后疫情时代的中国与世界”视频对话会。卢大使进行主旨发言,讲话全文如下:

尊敬的韦德里纳前外长,

尊敬的卢斯前工业部长,

尊敬的雷维特大使、顾山大使,

尊敬的博尼法斯院长,

各位朋友、各位专家,

  大家上午好!感谢各位应邀与会。今天,我想围绕疫情对中西方关系的冲击、后疫情时代的中西方合作谈些个人的看法和体会,也想多听听大家的意见。

  当前,法国解封进入第二阶段,标志着法国抗疫成果不断扩大。民众生活逐步回归正常,各行各业特别是餐饮服务业加快恢复,整个社会重焕活力。各种救济措施正帮助民众逐步摆脱疫情阴影。我们对法国疫情防控取得的成绩感到由衷高兴,希望法国能尽快全面恢复。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中,中国同其他国家一样都是受害者。面对未知的新型病毒,中国政府以高度负责的态度,第一时间采取了最全面、最彻底、最严格的防控举措,在最短时间里切断了病毒的传播途径,有效阻止了疫情的快速蔓延,取得疫情防控重大战略成果,为全球抗疫争取了宝贵时间,同时自身也付出了巨大代价,承担了重大牺牲。中国第一季度GDP下降了6.8%,全国各级政府为疫情防控花费了1624亿元人民币。我们率先复工复产,发挥自身优势,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畅通提供保障,实际上也为世界抗疫事业和经济恢复创造了有利条件。中方刚刚发布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欢迎大家参阅。

  疫情对中法及世界经济都造成严重影响。面对有效控制疫情、尽快恢复经济社会发展的双重挑战,各国唯有团结协作、同舟共济、携手应对。接下来我谈三点看法:

  第一,本次疫情的一个显著特点是被高度政治化。

  无论是2009年HINI流感,还是2012年中东呼吸综合症、2015年埃博拉疫情,甚至2003年SARS,都从未如此高度政治化。

  它突出表现为中西方舆论的高度对立、对抗。疫情早期中国深陷疫情漩涡之际,西方舆论隔岸观火,幸灾乐祸,媒体断言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到了。美国商务部长扬言“这有利于产业链回迁美国”。当欧美沦为疫情中心时,舆论调门又转向了各种对中国的“甩锅”、推责,什么“延误疫情论”、“掩盖真相论”、“追责论”、“赔偿论”,不一而足,甚嚣尘上。IRIS有份研究报告说的好,这段时间涉华舆论归结到一点,就是“抨击中国”。

  这场舆论战并非源自中国,而是由美国挑起。美国政客有其国内政治算计。欧洲政、商界没有跟风。欧洲各国政府和欧盟机构总体比较克制,我也没看到法国各大政党或商界领袖出来公开指责中国。学者、智库跟的也不多,经常在媒体上骂中国的就那么几个人,两只手就数得过来。而媒体跟美国比较紧,它们成为对华攻击抹黑言论的发射平台。

  中国人爱好和平、崇尚和谐,与人为善,从来不会主动挑事,但也不会任人欺负。对于恶意攻击,我们定会作出回击,捍卫国家荣誉和民族尊严。当然,我们是摆事实、讲道理,而不是无中生有,造谣诬蔑。但即便是这样,西方媒体也受不了,斥之为“战狼外交”,指责中国外交官超出了职责范围。美国首席外交官是什么样子?也没见法国媒体予以批评!如果中国任由污蔑抹黑而不进行回击,客观事实就会被完全颠覆:第一个报告发现病毒、第一个成功控制住疫情从而对世界抗疫作出巨大贡献的国家,就会成为全世界的罪人。

  第二,后疫情时代中西方需要花大力气增进互信。

  此次疫情高度政治化反映出中西方严重缺乏互信,确切说主要是西方对中国缺乏信任。西方对中国的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不认同,认为这不符合西方价值观,所以对中国的一切都持怀疑甚至敌视态度。西方媒体和部分精英通过意识形态的眼镜观察中国,再用他们带有偏见的叙事手法向普通民众传播,把中国描绘得一无是处,甚至很可怕,从而加深了西方社会对中国的误解。

  所以不难理解,以前疫情没被政治化,主要因为发生国不是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此次高度政治化,是因为美国已将中国视为最大战略对手。疫情发生前,美中已打了一年的贸易战;疫情在中国暴发后,美国认为打垮中国的机会来了;而当美国自身陷入疫情漩涡时,他们又把怨气撒到中国头上,找替罪羊。

  现在疫情在欧洲开始回落,人们可以冷静下来,思考疫情期间的种种是非曲直。6月2日《世界报》“中国对疫情处理具有双重性”一文及法新社有关武汉全民检测的一篇报道,就比较客观。可惜这类报道太少了。西方媒体原本可以做到客观看待中国,但受“政治正确”驱使,说真话不容易。扭曲中国形象,虽然可以降低中国在西方民众中的好感度,但阻止不了中国发展。正是在西方媒体几十年的“中国崩溃论”唱衰中,中国“崩溃”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媒体和学者应当思考一下,只凭自己的好恶来分析和解读中国,是否能真正“解码”中国;只关注中国负面的问题是否会失去对中国发展大势的把握。

  第三,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西方合作的最大公约数。

  疫情给予我们的深刻教训是,病毒没有国界、不分种族,不懂政治,是人类的共同敌人,唯有团结协作才能战胜之。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想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解决人类面临挑战的中国方案。

  政治上,求同存异。中西方采取不同的政治制度是源于不同的文化传统,“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不存在谁比谁优越的问题,只有哪个更适合自己的问题。我们应当跳出民主与专制二元对立的范式,认识到与西方民主不同的政治制度不一定就是专制,也不一定不好,关键还是看治理效果。如果能做到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国与国之间就能建立互信,国际关系就能保持稳定和谐。如果还能相互学习借鉴,那就更好了,可以促进人类进步。

  经济上,合作共赢。当前全球产业链格局是根据市场经济规则自然形成的,体现了全球各经济体的比较优势。去全球化、去中国化违背这一规律,注定行不通。应尊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主导作用,而不是人为逆向干预。当然,也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政府行为,中国不可能如此快速战胜疫情。但政府干预的目的是推动全球化朝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而不是去全球化。

  外交上,国际关系民主化。自由、民主、公正、平等这些价值理念不仅应体现在一国内部,也要施行于国际关系中。要尊重各国主权,尊重各国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国际上的事情要由各国商量着办,而不能谁的拳头大、谁的嗓门高,谁就说了算。国际关系也要防止专制独裁,不能事事都本国优先,动辄拿单边制裁、极限施压来威胁打压别人。多边主义是国际关系民主化的体现,是制约国际专制独裁的有效手段。

  发展上,绿色可持续。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建设清洁美丽的世界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重要内涵。疫情进一步凸显了其重要意义。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技术创新、数字互联、绿色环保将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欧盟也在积极推进绿色新政和数字战略。绿色发展应成为中法、中欧合作新的增长点。

  以上是我对后疫情时代中国与世界的几点思考。谢谢。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兰西共和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
http://www.amb-chine.f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