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çais   走进使馆 领事服务 留学法国 来法商贸  
美国炮制病毒溯源虚假报告到底是想隐瞒什么?
2021/08/30

  美国总统拜登要求情报机构90天之内拿出新冠病毒源自中国实验室的情报分析报告刚刚出炉。令拜登总统失望的是,美情报机构难以满足他的要求,因为它们没能就新冠病毒究竟是源自大自然还是从实验室泄漏给出明确结论。它们怎么可能“得出明确结论”?用情报机构来搞病毒溯源研究,就如同拿着切菜刀做手术,这是对科学的嘲弄,是对人类智商的侮辱。美国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寻求科学真相,而完全是为了构陷中国,以推卸其自身抗疫失败祸害本国人民,让病毒向全球扩散祸害世界人民的罪责。中国已经两次邀请世卫组织赴华进行溯源研究,得出了病毒从中国实验室泄露“可能性极低”的结论。这一结论得到国际社会和科学界的公认。当然,病毒从中国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极低”,不意味着从别国实验室泄露就“不可能”。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国际媒体,特别是美国媒体披露的信息,越来越将怀疑的焦点集中在两家美国实验室身上,一家是美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另一家是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巴里克实验室。为了彻底揭开新冠病毒起源秘密,美国应该敞开大门,邀请世卫组织和国际独立专家到这两家实验室进行调查。因为:

  掌握先进冠状病毒改造技术的是美国科学家。美国科研机构在冠状病毒基因编辑、功能增益、人工合成方面的技术独步全球。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教授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是冠状病毒人工合成第一人,素有“冠状病毒猎手”之称,其领导的实验室是全球最重要的病毒基因编辑和功能增益研究中心之一。根据北卡大学校办媒体的报道,早在1990年基因测序仪和编辑技术尚未出现时,巴里克已开始研究重组冠状病毒,并于2002年首次实现冠状病毒的拆分和构建。美国《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杂志报道,巴里克掌握的“反向遗传技术”不仅能依据冠状病毒的基因片段培育出活生生的病毒,还可以改造病毒基因,创造出新的冠状病毒。巴里克教授为此还申请了专利,并于2007年获得批准,专利代号为US7279327B2。一直被西方媒体污名化的中国武汉病毒所科学家石正丽只是应巴里克请求,提供了她所收集的冠状病毒样本,而对病毒进行改造的过程是在巴里克所在的北卡大学实验室进行的。这一研究成果于2015年发布在国际学术期刊《自然》上。由于巴里克的基因改造技术能够增强病毒的传染性和致病性,因此在科学界具有极大争议。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教授、美国1989年《生物武器反恐法》起草人之一博伊尔认为,这本质上是一种生物战研究。

  人工制造出高危冠状病毒的是美国研究机构。巴里克与美国德特里克堡内从事病毒研究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USAMRIID)和美国国家传染病和过敏症研究所(NIAID)下属的“综合研究设施”长期开展紧密合作。大量科研论文显示,巴里克曾与USAMRIID进行过不少涉及冠状病毒的研究,其拥有的冠状病毒资源以及改造病毒的技术,被广泛运用在德特里克堡内。2018年权威学术期刊《自然》杂志上的一篇论文显示,来自德特里克堡的一名研究人员和巴里克合作,用被修改了基因的MERS病毒感染了猴子。2019年12月,新冠疫情暴发之前,美国纽约生态健康联盟主席达萨克接受《本周病毒学》采访时承认,该联盟与巴里克及北卡大学合作,在实验室中使用基因技术改造冠状病毒,使其攻克人体细胞。经过对100多种类似SARS病毒的研究,他们发现部分病毒能引发严重疾病,无法治愈且疫苗对其无效。

  频繁发生安全事故的是美国实验室。USAMRIID与NIAID“综合研究设施”的实验室安全记录相当糟糕。美国《弗雷德里克新闻邮报》的公开资料显示,仅2014年“综合研究设施”就出现多起安全事故,一些事故直接涉及MERS等高危冠状病毒。众所周知,2019年秋季,新冠疫情暴发前夕,USAMRIID曾发生过严重安全事故,一度被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叫停。2020年6月,纽约调查性新闻网站ProPublica向北卡大学、NIH和CDC申请查阅巴里克实验室的安全事故记录。记录显示,2015年1月至2020年6月,北卡大学向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报告28起涉及基因工程微生物的安全事故,其中6起涉及SARS、MERS和新冠病毒在内的冠状病毒,许多病毒经过了基因改造,共8名研究人员可能被感染,但只有1人被隔离。北卡大学、NIH和CDC均拒绝提供历次事故调查报告,拒绝接受采访,拒绝解释为何不对相关研究人员进行隔离。

  新冠疫情之前就出现相似传染病的是美国。许多媒体报道过,新冠疫情之前的2019年7月,美国威斯康星州大规模暴发神秘的“电子烟肺病”并席卷多州。同样是2019年7月,弗吉尼亚州发生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靠近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两家养老院出现不明原因肺炎。这些病的症状和后来的新冠肺炎非常相似。曾在武汉参与抗击疫情的中国权威专家在查阅了60篇涉及“电子烟肺病”病例的研究论文,对其中142位患者的250张肺部影像图片、临床信息进行研究后,发现病例中有16个更可能是新冠肺炎的“疑诊患者”,其中5个临床症状和治疗情况相对完整的患者被专家认定为“中度可疑”。这16个病例中有12个病例的发病时间都在2020年以前。美国社交媒体上有大量发布于2020年上半年的帖文显示,约200多位来自美国各地或与美国有密切关联国家的人表示早在2019年11月左右,他们自己或者别人就已经感染了疑似新冠病毒的疾病。此外,2019年10月武汉军运会期间,5名美国选手出现发烧咳嗽等传染病症状,美国派军机将其接回,但始终未向外界说明选手的患病情况。十分巧合的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军在这届运动会上一枚金牌都未得,奖牌榜只排第35名。这难道不值得深思吗?

  长期为生物战研究提供资助的是美国政府。病毒功能增益和生物战研究得到了美国官方的长期系统性支持。虽然2014年10月,NIH宣布暂停资助旨在强化流感、SARS、MERS等病毒的功能增益研究。但据ProPublica报道,NIH的禁令从未落实,因为如果资助机构负责人认为研究有必要,可以申请豁免。2017年美国政府进一步解除对此类研究的限制。据北卡大学网站介绍,巴里克2017年曾得到NIAID超过600万美元的捐助,用于研发一款治疗致命冠状病毒的药物。据“美国有权知道”网站披露,2018年1月纽约生态健康联盟向巴里克支付一笔未公开经费。美国独立科学新闻则报道称,该联盟长期接受美国国防部和国际开发署资金支持,用于研究冠状病毒,至少获得1.03亿美元资助,其中国防部资助的近4000万美元被刻意隐瞒。今年6月,有媒体报道,美国以豁免侵华日军“731部队”战犯战争责任为条件,获取“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细菌实验、细菌战、毒气实验等方面数据进行生物武器研究。德特里克堡基地正是在此基础上快速发展成为美国生物武器研发基地。美国甚至向世界隐瞒“731部队”负责人石井四郎以及“731部队”的滔天罪行,还让石井四郎成为德特里克堡的生物武器顾问。

  近日,中国常驻日内瓦代表陈旭大使致函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并递交了《关于德特里克堡(美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的疑点》和《关于北卡罗来纳大学巴里克团队开展冠状病毒研究情况》两份非文件,以及超过2500万全球各国网民联署的要求调查德特里克堡基地的公开信。我们期待世卫组织早日去德特里克堡、北卡罗来纳大学进行溯源调查,还世人以新冠病毒起源真相。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通话时说,作为大国,美中都有责任提供一切必要信息,彻底调查病毒源头。中国已经两次邀请世卫组织前往进行溯源研究,并提供了所有信息。现在就看美国了。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兰西共和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
http://www.amb-chine.fr